资讯
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器械新闻 > 市场分析 > 全面2孩1周年:多出生人口100万左右 远低预期

全面2孩1周年:多出生人口100万左右 远低预期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网发布日期:2017-01-10浏览次数:98

 2016年1月1日,一声响亮的啼哭,郑州市民赵女士的第二个孩子降生了,比预产期晚了两天。

“我当时高兴得都哭了!怕他早出来,我躺在床上一周没敢动。值了!”38岁的赵女士说。

 赵女士的兴奋不只是因为她的二宝出世,更因为他出世的时机。

 这个幸运儿出生的日子是全面两孩政策实施的第一天,这意味着,他是合法出生的,他的家庭也无需承担任何超生处罚。而如果他早一天出生,情况将完全不同。

 2016年1月1日,不光对赵女士一家,对中国民众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实行了近40年的独生子女政策正式宣告终结,中国进入了全面两孩时代。

 离预期有多远
全面两孩政策落地之前,最大的悬念就是,放开之后到底有多少人会生二孩?如今一年已满,虽然统计数据尚不完全,但全面两孩的基本效果已现端倪。

有学者认为,中国面临的低生育率危机非常严峻,全面两孩政策根本无法改变这一危机。

 全面两孩政策开放前,不少机构预测将会出现明显的生育堆积。至于第一年新增加的出生人口,各方预计从400万到七八百万不等,个别学者的估计更是超过千万。即使是最保守的预测,2016年增加的出生人口也会超过200万。

 从各省市的建档分娩数据看,2016年的确在不少地方出现了孕产人数明显上升的现象。以北京为例,2014年新生儿数量为20.8万人,2015年为17.2万人。根据北京市卫计委的预测,2016年全年新生儿数量将可能突破30万人。

 北京新生儿数量激增,除了外地来京孕产妇增加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北京作为政治、文化中心,聚集了大量政府机关、事业单位、高校、国有企业总部等。这些部门的员工恰恰是受计划生育政策限制最强的人员,也就是说,这批人在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前超生的比例非常低,因此在政策放开后生育意愿的释放更加明显。

 来自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分娩量为15489人,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0%。同样,来自山东、江苏等县市医院的数据都表明了孕产人数的明显上升。

 南京大学人口学者陈友华表示,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之后,出现一定的生育堆积是非常正常的。

“如果生育政策放开之后都没有明显的生育堆积,那就太可怕了。我们需要担心的不是这个生育堆积太大,而是太小,太短暂。”陈友华说。

 目前,2016年全年的新生儿数量尚未公布,但已有部分部门和机构做了预测。在直属卫计委的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官网首页上,有一个每秒钟都在变动的人口时钟,实时显示中国人口总数和出生人口数量。2016年12月31日,该人口时钟显示2016年出生人口的总量为1618万人,低于2015年1655万的出生人数。

 按照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2016年11月一个人口论坛上的说法,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预计超过1750万。王培安表示,这个出生人口数据与全面两孩政策出台时的预判基本吻合。

 与2015年1655万出生人口相比,1750万意味着全面两孩第一年出生人口增加的数量在100万左右,大大低于此前的预测。

 

谁在生二孩?
根据卫计委的统计,符合全面两孩政策的约9000万对夫妻中,60%以上女性在35岁到49岁。具体来看,过去一年中,都是哪些人生育了二孩呢?
就区域来看,如果数据属实,全面两孩政策在山东的效果比较明显。根据山东卫计委的数据,山东省1~9月份一孩出生38.1万人,占出生总数的37.9%;二孩出生60.3万人,占出生总数的59.9%,增幅38%。贵州卫计委的数据显示,2016年头九个月,全省常住人口出生数为32.46万人,其中二孩占46.98%。

 从具体人群来看,全面两孩第一年中生育二孩的70后呈现增加趋势。

70后在全面两孩实施第一年生育二孩的积极性相对较高,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年龄不等人。

 15~49岁女性被确定为育龄女性。2016年,70后的年龄在36岁到46岁,已经处于育龄期的末端。对70后女性来说,生育二孩的时间窗口已经非常窄。要想实现再生育的愿望,就必须想方设法,尽快怀孕。

 受年龄因素影响,70后,尤其是1970~1975年出生的女性,再孕的难度比较大。记者曾观察一个建于2016年初的75前备孕微信群。加入这个群的都是生二孩意愿很高的积极分子。最初群里有100多人,每天很热烈地讨论备孕方法,现在这个群只剩下50人左右,发言也很少,偶尔有人发发广告。一年以来成功怀孕来群里报喜的算下来不到10%。

 部分70后抓紧拼二孩的急切心理从各医院妇产科的建档人群中也可看出。据北京市复兴医院妇产科主任姜桂英介绍,今年以来,来建档的高龄产妇明显增多,有些人自然受孕不成功就选择了做试管婴儿。

 她认为,今年上半年孕产妇死亡率比去年同期上升30%,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部分高龄育龄女性集中赶末班车生二孩。

 相比而言, 80后就从容得多。

 从年龄看,80后在26岁至36岁,由于晚婚晚育的趋势,这个年龄阶段中相当一部分人还没有结婚,另有一部分人头胎孩子刚出生不久,一部分不愿意要二孩,即使愿意要的,也不像70后那么着急。

 这就使得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出现这样一种错位,部分拥有较强生育意愿的70后由于年龄问题怀不上或者出于顾虑放弃生二孩,年龄较轻的80后生育二孩的意愿又不那么强,简单说就是,想生的生不出,生得出的又不愿意生或者不着急生。这种错位最终将在全年新生儿数量上显示出来。

 而从整体看,民众生育二孩的意愿并不强烈。根据全国妇联的最新调查,有53.3%的受访家庭不想生育第二个孩子,在城市,这一比例超过60%。

 计生系统的转型挑战

 全面两孩政策既是生育政策的历史性转折,也是计划生育系统的巨大挑战。这意味着计划生育工作旧有的人口观念、工作方法和工作内容都要进行大变革,需要真正从控制人口数量为主转向提供服务为主。

 与转变工作内容相比,转变人口观念任务更加艰巨。

 浙江省一家事业单位的计生办主任告诉第一财经,一般来说,基层的计生工作人员对全面两孩政策是欢迎的,因为工作难度大大降低,压力变小了。

推荐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