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器械新闻 > 政策法规 > 卫健委: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得到控制 三明模式、天长模式被肯定

卫健委: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得到控制 三明模式、天长模式被肯定

文章来源:财新健康点发布日期:2018-05-16浏览次数:348

“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得到初步控制,群众就医负担有所减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王贺胜在511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取消了实行60多年的药品加成政策,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增加政府投入,初步建立了新的运行机制。

全国公立医院的综合改革始于20174月底,当时原国家卫计委、财政部等印发了《关于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的通知》,要求所有地市出台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实施方案,并提出当年930日前,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王贺胜表示,8个月来,全国公立医院总体运行平稳,三级医院门诊有所分流,医院收入结构逐步优化。

王贺胜在会上提到北京西城区等38个地区为地方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先进地区,受到国务院表彰。他还特别点名了福建省三明市、安徽省天长市、湖南省株洲市和甘肃省庆阳市四个地区进行表扬。王贺胜表示,这些先进地区的经验在全国具有重要的推广价值。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要求和国家卫健委同财政部印发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真抓实干成效明显激励措施实施办法》,这38个公立医院改革先进地区将获得一定的财政补贴奖励。

四大特点

王贺胜表示,这38个公立医院改革先进地区有一些共同特点。第一,均由党委或政府的主要同志担任医改领导小组组长,强化三医联动改革、加强部门配合,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第二,敢于啃“硬骨头”,它们探索政事分开、管办分开、权责一致的管理体制,赋予医院经营管理自主权,为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奠定了良好的外部治理机制,同时,在药品采购、医保支付、人事薪酬制度等改革中取得突破。

第三,完善内部治理,医院管理的规范化、精细化、科学化水平不断提高。

第四,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逐步建立。这些地方以医联体建设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为抓手,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探索医院集团、县域医共体建设,引导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提高基层服务能力,努力实现“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

先进模式推向全国存挑战

2012年,三明在国内率先实现“三保合一”,成立了医保管理中心,启动三医(医药、医疗、医保)联动改革。三明医改重点关注降低药品价格和控制医保次均费用,医药总支出下降,最终实现医保基金扭亏为盈,药品招标采购趋于合理,过度医疗受到遏制。

而安徽天长市探索建立的县域医疗服务共同体(“医共体”),以实现分级转诊、减轻患者负担、医保基金减支的目的。

健康点了解到,医共体的运行机制就是“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这正是国家分级诊疗倡导的方向。

2010年,三明市城镇职工医保基金亏损1.4亿多元,到2011年,实际亏损量达到2亿多元。2012年,三明职工统筹医保基金结余2200余万元,到了2015年,三明职工医保基金结余1亿多元。

三明将乐县医院院长廖东平曾对媒体表示,医改前当院长十年期间医院才攒下1800万的结余,而医改一年就结余3000多万元,加上政府的财政补助,将乐县医院购置了不少新设备。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7年,三明市在三医联动的基础上,组建紧密型医共体,全面推进医疗机构关系从“竞争型”向“合作型”转变。去年底,全市已组建10个县级紧密型医共体(总医院)、2个市区紧密型医联体。医共体建设使所有医疗机构成为一家,改变了原有县域内三级医疗卫生机构彼此分设、各自运行的局面,对各级医院的人事、财务、物资进行统一管理。初步建立了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制度。

2017年,三明基层门诊量占到全部门诊量的54.96%这一较高比例,医务性收入增长16.17%。城乡居民住院个人次均自付费用,由改革前2011年的2194元下降到2017年的1741元,医院医药总收入结构更趋合理了,医保运行也更加平稳了。

据甘肃省卫计委主任、省医改办主任郭玉芬此前介绍,庆阳市成立了正县级建制、市政府直属的市城乡居民健康保障局,落实全市医保“六统一”工作,8县区同步成立相应机构,实行垂直管理。

庆阳市其实是在借鉴福建三明医保局模式的基础上做出的新尝试。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副秘书长、研究员应亚珍曾表示,庆阳市城乡居民健康保障局的单独设立,是一个重大的创新突破,医保新体制优势可预期,对全国医保体制走向具有借鉴意义。

此前,卫健委也多次对“三明模式”、“天长模式”、“庆阳模式”提出肯定,也有多个业内人士提出这几种模式或将推向全国。但目前来看,无论是那种模式推向全国都存在很大挑战。

三明模式在其声名鹊起后,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其多种弊端开始开始显现:比如医生年薪制无法兑现,大量医护人员辞职,名医外流;诊疗费大幅提高,医保报销名不副实,患者无法负担;药品供应短缺,药品质量下降等。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在《中国医疗保险》3月刊上发表文章提出,医改的关键在于公立医院改革。医疗体制由三方构成——医院、患者、医保。医院占绝对性支配地位,患者永远处于弱势,而医保仅是第三支付方,其回旋余地仅能对自己的控费机制和付费机制进行“小打小闹”的调整,对矛盾主要方面的医院几乎是完全无能为力的。

郑秉文甚至认为,“公立医院改革没有任何起色”,所以,福建的“三明模式”也好,安徽的“天长模式”也罢,基本都没有普遍意义,没有可复制性,长期看甚至是不可持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