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器械资讯 > 市场分析 > 医疗卫生2015年展望:双赢,还是两败?

医疗卫生2015年展望:双赢,还是两败?

文章来源:CNET中国·ZOL发布日期:2007-06-28浏览次数:77100
     医疗卫生事业正处于关键的十字路口。

    尽管这在许多国家或地区已不是新闻,但我们要强调一点,全球现有的许多医疗卫生体制将无法维系到2015年。

    这个结论似乎与致力于医疗卫生事业的专业人士所做的不懈努力背道而驰,也与基因治疗、再生治疗和基于信息的治疗等方面的承诺相冲突。然而,医疗成本在快速上涨,而医疗质量却非常差或参差不齐,并且在许多国家或地区还存在看病难的问题,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这些问题加上由全球化需求、用户至上、人口素质的变化、不断增加的疾病负担以及昂贵的新技术和治疗所推动的全新环境的出现,要求在未来10年内对医疗卫生进行根本性的改革。

    无法适应这种新环境的医疗卫生体制很可能会“碰壁”,需要被迫立即进行大规模的重建——这对于所有的利益相关方来说,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美国人均医疗卫生费用比处于第二位的卢森堡高22%,比处于第三位的瑞士高49%,是其他OECD国家或地区平均数的2.4倍。

    然而,美国在世界卫生组织评出的整体健康体制运行状况排名中仅位列37。在加拿大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预计到2011年,医疗卫生费用将占政府支出的50%,到2017年将占到66.7%,而到2026年将占100%。在中国,尽管在过去25年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仍有39%的农民和36%的城市居民无法承担专业医疗费用。

    毫无疑问,必须进行改革;当前医疗卫生体制的利益相关方所能进行的选择仅仅是何时以及如何进行改革。

    如果长期处于观望而不采取实际措施或者措施不够果断,那么医疗体制就可能会“碰壁”,也就是说现行的体制将难以维系,到那时将被迫立即进行大规模的重建。这有些耸人听闻,但确实可能发生。

    财政的限制、与社会期望和标准相矛盾、缺乏激励机制、短视以及无法访问和共享重要信息,所有这些因素都抑制了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意愿和能力。如果无法将改革的意愿和能力聚集起来,那么这种改革只能落得“两败俱伤”的结果,医疗卫生体制的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将成为输家。当然希望还是有的,但这要求各利益相关方担负起更大的责任、进行明智的决策并通力合作。我们尤其强烈建议以下几点:

    医疗卫生服务提供者

    扩大当前的关注点,不仅注重于对急性病的治疗,还要关注对慢性疾病治疗,并为大众提供一生的疾病预防服务。

    消费者

    对自己的身体健康担负起职责,并为能够从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中获取最大利益而担负起责任。

    费用承担者和医疗卫生规划者

    帮助消费者保持健康身体并从医疗卫生体制中获得更多利益,同时帮助提供医疗服务的机构和医护人员提供更高价值的医疗卫生服务。

    供应商

    与提供医疗服务的机构、医护人员和患者合作,以生产疗效更高的产品,或生产疗效相同但价格更低的产品。

    社会

    在期望的生活方式、可接受的行为以及医疗卫生中社会福利和市场服务各占多大比例方面,形成现实、合理的社会观念。

    政府

    通过提供克服障碍、鼓励创新以及为国家或地区制定可承受解决方案所需的领导能力和政策措施,来解决当前体制的不足。

    如果各利益相关方都能够承担责任,并表明改革的意愿和能力,那么就可以更好地利用改革的推动力,实现双赢的改革。这样的医疗卫生体制将成为国家的财富,而不是负担。它们能够帮助公民享受更为健康、更有质量的生活,而实施这种体制的国家或地区以及企业在全球也将更有竞争力。它们还可以帮助这些国家或地区在新兴的全球医疗卫生行业中取得竞争优势。

    进行改革,进入措施和责任时代

    措施和责任是改革的基本因素。要使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成功,我们认为国家或地区应该采取下列措施:

    关注价值——消费者、服务提供者和费用承担者对医疗卫生价值的定义和度量方式形成共识,然后指导如何进行医疗卫生采购、提供医疗卫生服务和相应的偿付措施。

    使消费者建立更为理性的观念——消费者应培养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并成为明智的医疗卫生服务接受方。

    为更高的健康水平和更好的医疗服务提供更理想的选择——消费者、费用承担者和服务提供者应寻求更为便利和有效的方法、渠道和环境,以提高健康水平,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只有责任清晰,这些措施才会行之有效

    在这个体制中,各方必须各施其责:政府提供足够的医疗卫生资金并制定合理的政策;医疗卫生专业人员遵守医疗标准并提供高品质的医疗服务;费用承担者推动慢性疾病的预防工作;公民负责自身的健康。

    价格改革

    价值是购买者关注的核心,但是当前医疗卫生的价值很难体现出来。与医疗卫生价格相关的数据严格保密,要想查询或理解价格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几乎不太可能实现;质量数据更是凤毛麟角,大多数都是轶事或是不可理解的信息。

    医疗卫生的购买者和支付者、费者、费用支付者和社会对于价值都有不同的观点,这使情形更为复杂。平衡和解决观念冲突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成功与否的一个主要挑战。

    当前,消费者通常很少直接承担医疗卫生的成本,他们只能够通过“掷骰子”的方式来预测医疗卫生的质量。费用承担者(公共或私营的医疗卫生规划者、雇主和政府)承担医疗卫生的成本,但是通常为了降低医疗成本而鼓励采用低质量的医疗服务。而社会通常漠视医疗卫生的成本或质量,直至医疗卫生或其他社会“权利”的服务水平受到威胁。

    到2015年,在我们展望的双赢场景中,消费者将对他们的医疗卫生承担更大的费用监督权和责任,这势必推动价值数据易于访问、可靠和易理解的需求。

    费用承担者将更全面地考虑价值,不仅仅关注治疗过程的短期成本,而且关注在高质量的疾病预防和健康状况管理预测方面进行多少投资才能够提高质量并使长期的医疗成本结构降至最低。社会将认识到医疗卫生资金并非取之不尽的,并将要求医疗卫生服务的费用和质量与这些服务对作为整体的个人和国家或地区的回报实现平衡。

    消费者的转变

    医疗卫生系统双赢改革中的第二个关键要素是提高消费者对个人健康管理的责任,并使他们认识到应当从医疗卫生体制中获取最大的价值。由于国家或地区面临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压力越来越大,因此要求消费者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并积极参与他们的医疗卫生决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大约80%的冠心病患者、多达90%的II型糖尿病患者和一半以上的癌症患者都可通过改变生活方式进行预防,例如,适当的饮食和锻炼就可预防这些疾病。

    当前,消费者不会也无法为医疗卫生定义价值。某些人根本不关注医疗卫生的成本,因为他们认为那是免费的或是已预支费用的。也有些人关心成本,但是他们发现很难获取做出明智选择所需的有用信息。并且,仍有部分人没有做出这些选择所需的文化知识。

    综上所述,就是现在相当大一部分消费者没能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的原因。肥胖者、慢性病和爱滋病患者数量的不断增加都是不健康生活方式的直接证明。到2015年,在双赢场景中,我们相信消费者能够像在商店里购买其他商品和服务一样来挑选并“购买”医疗卫生服务。

    健康信息中介,将帮助患者确定做出明智选择所需的信息、解释医疗信息、在各个医疗部门和渠道之间进行选择并与所选的服务提供者进行交互,他们将成为医疗卫生领域的固定成员,主要负责健康人群和慢性疾病患者,将涉及人口中的大部分社会经济领域。而且,不良的生活习惯在短期内就会产生不好的后果,因此生活方式的选择就显得更为重要。

    改革医疗服务的提供方式

    医疗卫生双赢改革中的第三个关键元素是所提供的医疗卫生服务的性质、方式和方法的根本性转变。当前的医疗卫生服务过于关注对急性病的治疗;这种情况必须进行转变,以扩展为包含预防措施和对慢性病的治疗,以适用新的环境。

    现在,关注于通过疾病预防来保持健康、早期检测和提高健康水平的预防性治疗还只是鲜有支持的概念。通常来说,对于这种概念,消费者不会在意,费用承担者不会鼓励,而服务提供者也无法从中获益。

    到2015年,我们期望预防性医疗卫生的观念能够深入人心,兼容并蓄,博东西方、传统和新式方法之众长。消费者将能够通过新的设施享受这种服务,比如在零售商店、工作场所和家中,与传统的医疗卫生地点相比,这些服务提供渠道的成本更低、更为便利,而且更为有效。

    预防性治疗基本上由中级的医疗服务提供者承担,他们包括助理医师、护理人员、营养学家、遗传学顾问和体能专家,当然,这一切还需要医生的密切协作。

    当前,由于慢性病患者数量激增,使得慢性病医疗费用居高不下,而治疗主要靠人,治疗手段的纷繁复杂也使患者苦不堪言。

    到2015年,我们相信,慢性病患者将能够通过采用了IT技术的疾病控制计划控制自己的疾病,而这种计划有助于提高疗效和降低成本。通过连接到家中的监控设备自动评估相关的体征数据,并在需要时为患者和医疗服务提供者生成警告,从而实现在家治疗。患者及其家人通过健康信息中介的帮助,取代了医生在慢性病治疗方面的主导地位,这种转变将显著降低成本,因为医生的参与时间和工作量都很有限。在美国,本可预防的医疗事故每天都导致超过1整架喷气客机乘客数的患者失去生命,而在澳大利亚,每天都有25人因此死亡。

    当前,急性病治疗是医疗卫生经济的基础,它的效能主要取决于医生个人的专业技术。

    到2015年,我们预测,能够通过仔细分析临床数据和大量不同患者的病历,为急性病治疗制定标准化的方法,从而以此作为医疗服务最普遍的起点。

    高质量医疗信息的可用性能够为不严重的急性病的治疗提供支持,例如,在患者的家中通过使用远程医疗设备或者在零售商店中通过低成本、高质量和便利的医疗设施,就可以治疗链球菌咽喉炎和窦炎。

    这使医生有了更多的可支配时间,有助于将当前大而全的医院转型为致力于治疗特定疾病的“专科中心”和联合治疗中心(使特定疾病的患者能够确定上哪治疗),以及治疗后恢复中心(使患者在出院前在该中心进行监控)。

    责任和双赢改革的“处方”

    面对全球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重大挑战,可能会使人畏缩不前。各利益相关方必须将主要关注点从通常质量较差的短期治疗扩展到包含对慢性病患者进行预防性、准确和前瞻性、协调的终生治疗。这种扩展必须在增加的资金有限而全球经济和医疗卫生环境的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中完成。这种任务进一步需要建立一种由一致的激励机制支持的清晰明确的责任框架,并需要所有关键利益相关方形成一致的价值观。

    但是,改革成功的利益也是相当高的。要使改革取得成功,就要求所有利益相关方积极参与、协作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