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器械资讯 > 业界动态 > 卫生部首次全国医疗器械集中采购落定

卫生部首次全国医疗器械集中采购落定

文章来源:发布日期:2008-08-04浏览次数:74364

高值医用耗材价格有望下降1/4,部分供应商担心政府部门“暗箱操作”以及旧体制回潮

  中国卫生部历时九个月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工作,目前已经基本结束,而采购价格也达到了近年来的最低值。

  7月31日,卫生部财务规划司司长赵自林、卫生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心主任李洪山等人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今年医疗器械集中采购工作的相关进展。

  这也标志着《卫生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正逐步变为现实。

  这份卫生部于2007年6月发布的《通知》,曾经被很多业内人士看作医疗器械市场的“分水岭”。

  根据《通知》的规定,为了减轻患者医疗费用负担,纠正医疗器械购销中的不正之风,医疗器械集中采购按属地化管理原则,以政府为主导,分中央、省和地市三级,以省级为主组织实施。各级政府、行业和国有企业举办的所有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均应参加医疗器械集中采购。

  也就是说,政府这只“有形之手”决定了数量庞大的非营利性医院能购买哪些医疗器械。而在此之前,医疗器械生产企业、供应商主要跟医院打交道;此后,他们的重心将不可避免地转移到政府身上。

  价格再创新低

  《通知》规定,有三类医疗器械须由卫生部集中采购,包括卫生部负责的政府项目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甲类大型医用设备和高值医用耗材。其中,由于应用高值医用耗材的医疗机构少,各地采购价格差异大,价格虚高问题较为突出,所以由卫生部统一负责组织。

  而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卫生部则委托其下属事业单位——卫生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心(下称中心)承担组织实施此次的高值医用耗材和甲类大型医用设备集中采购,不过,甲类大型医用设备的配置工作仍由卫生部进行审批。

  李洪山介绍,今年的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可以说是卫生部有史以来第一次组织供应全国医疗机构的集中采购,涉及心脏(冠状动脉)介入类、周围(外周、神经)血管介入类、心脏起搏器和电生理类四类高值医用耗材,主要采取网上竞价的方式。

  最终,在78家企业的1106个产品中,有71家企业的948个产品成为成交候选产品。卫生部将把这些成交候选产品制成目录,然后提供给各家非营利医院。

  “原则上,非营利医院不得购买目录以外的产品,各地也不得再对目录以内的产品重新议价。”李洪山说。

  此次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也是继2004年卫生部组织八省市和2006年、2007年北京市集中采购平均降价基础上的再次降价。

  李洪山介绍,此次采购比北京市2007年的采购价格再降了4.47%,而北京市的价格之前已经是全国最低价。而且,此次集中采购实现了部分产品的全国统一采购价格,为全国制定统一的医疗服务收费价格奠定了基础。

  他估计,如果此次的价格可以顺利在全国推广,将使高值医用耗材平均降价25%。

  不过,李洪山也强调,降价并不是政府集中采购的惟一目标,还是要维持生产商、医疗机构、患者之间的利益平衡。

  厂商疑虑重重

  而对于甲类大型医用设备的采购,李洪山表示,此项工作还在准备阶段。

  甲类大型医用设备是指资金投入量大、运行成本高、使用技术复杂、对卫生费用增长影响大的设备,如X线—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仪(PET—CT)和头部伽玛刀等。赵自林则表示,卫生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经编制了相关的配置规划:到2010年,全国头部伽玛刀配置总量控制在60台以内;PET—CT控制在96台以内,本周期新增加PET—CT38台,今年的甲类大型医用器械集中采购将主要围绕PET—CT进行。

  不过,据《财经》记者了解,对于这一新的采购方式,部分供应商仍有疑虑。 

  “由卫生部全国统一采购的确降低了企业的交易成本,不用全国各个省去跑了,但还是有些问题。”一位参加发布会的供应商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抱怨说。

  例如,有些参与议价的专家对最新型的仪器不大了解,盲目砍价;议价双方对产品生产成本的认识不一致,增加了议价的难度。甚至出现了有些企业为了能占据市场,“忍痛”接受招标者的低价,却令自己难以维持经营的极端情况。

  供应商还担心,由政府组织集中采购,可能会导致“暗箱操作”,从而滋生权力寻租和不公平竞争。

  甚至有供应商,对“集中采购”的真正意义,也持否定意见。

  “现在中国心脑血管病的患者越来越多,介入类耗材和起搏器的应用也越来越多。医院对于这些耗材的需求时刻处于变化之中,政府怎么知道该采购多少、该采购什么样的呢?这不是又回到计划经济体制了么吗”他对《财经》记者表示。

  对此,李洪山表示,以后会组织厂家展示自己的产品,以增加信息流通;而卫生部对此次高值医用耗材的集中采购也做到了重视、支持,但不干预,以保证公平性。

  至于企业接受本无力承受的低价,这是生产者、供应商自己经营策略的问题。不过,李洪山也承认,这次集中采购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是需要在探索中去改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