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器械资讯 > 业界动态 > 医改向覆盖全民医疗体制迈进

医改向覆盖全民医疗体制迈进

文章来源:发布日期:2008-09-17浏览次数:73929

    “建立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卫生体制是必然的方向,也是必需的。”西南证券研发中心总经理张仕元表示,由于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特殊性,将其商业化是要不得的,过去改革的实践也证明是不适当的。 

    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医药卫生体制的进一步改革方案基本形成,方向和目标都已明确,用不了很久,我国居民不分城乡不分老少都将获得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 

    覆盖全民 

    国务院日前审议了《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决定再次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国泰君安分析师易镜明表示,这标志着医改即将全面推进。 

    《意见》中最让人心动的是,到2020年,基本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包括比较完善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和医疗服务体系,比较健全的医疗保障体系……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 

    这表明,目前提出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目标是让全民获得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而不只是少数人。根据2007年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2007年末全国参加城镇基本医疗保险人数为22311万人,考虑到机关事业单位享受公费医疗的人员,与全国人口相比也是个不大的数字。当然,近年建立和推广的农村新型医疗合作体制覆盖人数正在增加,2007年底已达到7.26亿人,参加率约为86.2%。 

    改革开放以前的基本医疗卫生体制取得相当大的成功,其覆盖的人口比例曾达到90%。但随着改革的进行,原来以计划体制为基础的医疗卫生体制迅速解体,特别是农村合作医疗体制几乎一夜之间解体,城市居民的医疗体制也随着国企改革陷入困境,得到及时医疗服务的人口迅速减少。 

    张仕元认为,上世纪80、90年代医疗体制改革更多的是进行探索。由于政府投入不足,医疗机构在探索中更多偏向了谋求经济利益,商业化气氛浓厚。经过这些年改革,取得了不少成绩,但从满足全体居民基本医疗卫生需要的角度看,并不令人满意。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在《对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评价与建议》中评价的那样:从总体上讲,改革是不成功的。 

    张仕元认为,就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来讲,必须坚持公益性,坚持全民性。现在提出的改革方案在这一点上已经非常明确,即要在2020年基本建立起覆盖全民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体制,这一进步是巨大的,必将极大地促进我国居民健康水平的提高,对整个社会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机制需完善 

    目标已经明确,但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要有完善的制度安排和有效的运行机制。根据《意见》,医改将努力建立协调统一的医药卫生管理体制、高效规范的医药卫生机构运行机制、政府主导的多元卫生投入机制、科学合理的医药价格形成机制、严格有效的医药卫生监管体制、可持续发展的医药卫生科技创新机制和人才保障机制、实用共享的医药卫生信息系统,建立健全医药卫生法律制度。 

    首先涉及的是政府投入。既然基本医疗服务是公益性的,就需要政府加大投入。过去的经验也表明,政府投入不足是导致医疗机构过分地追求商业利益的重要原因。
根据卫生部的统计数据,政府、社会、个人支出部分所占比例在1990年时分别为25.1%、39.2%、35.7%,1995年则分别为18.0%、35.6%、46.4%,2001年分别为15.9%、24.1%、60.0%,2005年分别为18.1%、32.6%、49.3%。从卫生费用占政府财政支出的比重看,“七五”期间为2.53%,“八五”期间为2.37%,“九五”期间为1.98%,2000年1.71%,2002年只有1.59%。由此可见,这些年来,尽管政府投入的绝对额在上升,但比重却在明显下降,而个人负担部分却大幅增长,所承担的部分大约占60%。 
    从目前情况看,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增加,具备了加大投入的经济实力。如2007年我国财政收入达到51304.03亿元,同比增长32.4%。 

    同时,必须建立和完善疾病预防体制。过去我国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后来有所减弱。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例,1990年全国有3618个,2000年为3741个,2005、2006、2007年则分别为3585个、3548个、3585个。这表明,这些年从事疾病预防控制的机构有所减少。 

    医疗机构的运行目标应进行必要的调整。既然政府提供相应的经费,医疗机构就不应把获得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而应将提高医疗服务水平作为重要目标。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应该是目的,而不是手段,过度追求经济利益的倾向必须得到纠正。 

    困难能解决 

    现实中的困难是不可避免的,但在方向已明确的情况下,只要抓住主要矛盾,困难再大也并非不可解决。 

    首先,应保障经费。我国经济快速增长,这为建立覆盖全民的医疗卫生体制提供了保障,但各地经济发展情况不同,有些地方实力相对较差,或者即使有财力,但能否保证也是一个问题。因此,业内专家指出,必须从制度上建立一套保证体系,使医改方案在全国得到实施。 

    其次,医疗资源应充分利用。在近些年的改革中,由于种种原因,部分医疗机构被撤消了,有的被私人承包了,而资源更多地投向了大的医疗机构。结果是基层卫生机构严重不足,而城市大医院却人满为患,医患矛盾增多。 

    张仕元认为,“两头”要特别重视:基层医疗机构一定要管住,保证其承担起预防及基本医疗的职责;上层则要管好,代表我国医疗科技水平的机构、科研单位要促进其发展,以带动我国医疗科技的进步。中间部分即大部分的医疗机构可以相对放松,让其有适当的竞争,以提高其效率和服务水平。 

    当然,从微观上讲,建立这样的医疗卫生制度涉及面很多,有认识问题,有操作问题,有决策问题,但在目标方向明确的情况下,都可以得到解决。 

    另外,医疗体制的改革为医药行业带来了发展机遇。兴业证券王唏认为,从长期看,医药行业将有一个较长的快速成长期,这一高增长有望维持到2020年。 

    国泰君安分析师易镜明表示,医改会带来受益人数上的广覆盖,受益金额主要投向重大疾病和长期慢性疾病等,因此生产高端处方药的公司在医改进程中获益会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