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频道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器械资讯 > 业界动态 > 公共卫生补助经费对个体诊所开放么?卫计委基层卫生司副司长是这样说的

公共卫生补助经费对个体诊所开放么?卫计委基层卫生司副司长是这样说的

文章来源:健康点healthpoint发布日期:2017-07-12浏览次数:136

 
国家公共卫生服务可能会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向医疗服务机构开放,比如个体诊所也有可能提供服务。这对于中国正在兴起的新型诊所来说,意味着除了走高端路线之外,走入寻常百姓家的诊所,提供更平民化的服务也存在可能了。
在7月10日国家卫计委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卫生司副司长高光明透露,2017年,国家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从45元提高到了50元。也就是说,基层社区家庭医生每为一位居民提供免费的公共卫生服务时,就能根据绩效考核,得到50元的补助。
而6年前,也就是2009年新医改开始时,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经费标准人均仅为15元,后逐渐提高到45元,项目内容从9类扩展至12类。
根据国家卫计委2017年3月公布的《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规范(第三版)》,目前国家基本公共卫生包括 12项内容,即:居民健康档案管理、健康教育、预防接种、0~6岁儿童健康管理、孕产妇健康管理、老年人健康管理、慢性病患者健康管理(包括高血压患者健康管理和2型糖尿病患者健康管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管理、肺结核患者健康管理、中医药健康管理、传染病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报告和处理、 卫生计生监督协管。
“将来个体诊所有没有可能申请公共卫生服务?”
当健康点记者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高光明司长是这样回答的:“关于个体诊所能不能纳入其中的问题,咱们想到一块儿去了。我觉得这个方向就是,所有合格医生在基层工作的地方,都应该可以使用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经费,为老百姓提供满意的、合格的服务。这是一个标准。”
虽然高光明并没有直接、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透露了一个开放的态度。
假如个体诊所可以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对于中国正在兴起的新型诊所来说,除了走高端路线和高收费路线之外,走入寻常百姓家的诊所在支付上就有了另一个保障,所提供的服务也可以更加平民化了。
从地方来说,这方面已经有了最新进展。
7月10日,深圳卫计委发布了《家庭医生服务管理办法(试行)》,并将于7月27日进行听证,这也是全国首个针对家庭医生服务的管理办法。
根据试行办法,家庭医生主要提供的服务包括: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基本医疗服务,健康管理服务,健康咨询服务,预约诊疗服务,预约转诊服务,家庭病床服务,其他服务项目。
在这八项服务中,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所需经费由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列支,不得另向签约居民收取费用。据了解,深圳市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标准已经提高到了70元。
政府办医疗机构为签约居民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时,按深圳市基本医疗服务价格标准执行。非政府办医疗机构则不同,团队为签约居民提供医疗和健康管理服务时,可自行制定服务价格。
用通俗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深圳民营机构也有机会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医生可以通过绩效考核得到相应补助;同时,提供的医疗和健康服务可自主定价。
未来,以国家基本公共卫生为基础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会更加多样化,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仅仅是家庭医生服务的基础内容,这是一个大趋势。目前,不少地区已在公共卫生服务的基础上,增加了家庭医生服务包内容。例如,江苏盐城大丰区就是典型的“基础包+个性包”签约服务模式。
我国家庭医生签约主要模式有:

上海市“1+1+1”签约服务模式。居民在选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签约的基础上,再选择一家区级医疗机构、一家市级医疗机构进行签约,形成“1+1+1”的签约组合。
江苏盐城大丰区“基础包+个性包”签约服务模式。为签约居民提供包括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在内的免费基础性服务,针对老年人、儿童、慢性病患者等提供个性化服务,形成“梯度结构、种类合理、特色明显、内容丰富”的服务包。
浙江省杭州市“医养护一体化”签约服务模式。卫生与财政、医保、价格、人事薪酬等政策联动,出台系列激励机制,保障家庭医生向签约居民提供“医养护一体化”服务。
福建省厦门市“三师共管”签约服务模式。以慢病为突破口,以老年人为重点,由基层家庭医师、健康管理师和大医院专科医师共同组成“三师共管”团队,为居民提供签约服务。
安徽省定远等县“按人头总额预付”签约服务模式。组建县乡村三级医疗共同体,通过城乡居民医保资金按人头总额预付,建立责任共担、利益共享的分配激励机制,实现患者下沉基层,乡村医生收入与签约数量、质量和效果挂钩。
当然,国家基本公共卫生在落实中也会遇到问题,例如基层医生普遍反映的,建档效率低下和考核后公共卫生补助绩效延迟发放的问题。
针对这个问题,高光明认为,电子健康档案本身就是一份基础工作,而基础性工作一定是由开创的人来做,这一点本身就非常辛苦。将来有可能通过电子信息技术,减轻基层医生填写健康档案的负担。
对于绩效考核延迟发放的问题,高光明的回应是,必须在绩效考核合格后才能发放。而国家公共卫生的考核通常需要全国一盘棋,地方先考核,中央最后考核,因此发放相对比较晚。“今年开始,已经把中央的考核提前,以往都是7、8月份,今年已经挪到了5月份。”高光明表示。